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www.zmptv.com 阅读记录

第二百三十四章:老师好

作品:民国之威震关东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三颗金星

    好学生,在相同背景下,总是能享受到更多的优待。

    比如说优等生的荣誉、奖励学习金、老师的另眼相待,还有毕业后更好的去处。

    柳辰在讲武堂时,就是毫无争议的好学生。

    各学科成绩优秀,人也知礼随和。不但中国教官喜欢、日本和德国的外聘教官也非常欣赏。

    这个日本教官里,就包括了情报学教官高桥圃树。他甚至说过,等柳辰武堂毕业后,愿意推荐他到日本继续进修学习。

    柳辰是跟卢森喝酒闲侃的时候,才知道那头一贯带着温和笑容的冷血动物,现在已经贵为奉天警察厅的副厅长。

    老实说柳辰是打骨子里,不愿意跟那个笑面虎打照面。

    因为他自认为很难瞒过那个高度近视,感官却极其敏锐的“和善”家伙。

    毕竟,柳辰这一身半吊子能耐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从这个非常欣赏他的老师身上学来的。

    他现在要撒一个很大的谎,面对对他非常了解的高桥时,只一个偶然的松懈,就很有可能露出致命的破绽。

    但为了达到尽快见到观月秀美的目的,他此时只能打出这张不愿动用的底牌,弄险!

    晚饭时分,柳辰正在大嚼胖警察从医院食堂打来的饭菜。似乎嫌弃味道寡淡,脸上一直挂着嫌弃的表情。

    而肿着半边儿脸的高九峰,一直守在房间门口。

    柳辰吃东西时,他就恶狠狠的盯着看。柳辰看他时,他就阴森着脸把视线挪到一边儿。

    几次视线上的交锋后,两人都没了进行下去的耐性。柳辰闷头吃饭,高九峰则脸冲着窗外,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把碗里的东西吃完,柳辰拿起汤碗喝了一口,脸上的表情发僵,一副想吐又找不到合适地方的模样。

    迟疑了一下,把嘴里刷锅水一样的东西吐回汤碗里,斜了一眼高九峰:“傻坐着干嘛,给我弄口水去!”

    “你!”

    高九峰下午吃了大亏,又暂时不敢找后账。情绪本就在爆发的边缘,只是在强忍着罢了。

    柳辰命令式的话一出口,他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抬起手指着柳辰,一张脸气的扭曲的不成样子。

    “你什么你,打水去!”柳辰完全无视了对方的怒火,态度强硬的不行。

    俩人对峙的功夫,外面有脚步声响起,很快接近了房门。

    接着秦科长略带谄媚的声音:“厅长,这边~”

    “好,你去忙吧?!北曜嫉闹形姆⒁?,比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要标准。

    接着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穿着咖啡色圆边儿西装,身材圆胖,腰板溜直,留着小背头和一撮仁丹胡的白净眼镜男,出现在了柳辰的视野里。

    “厅长好!”

    “老师好!”

    柳辰和高九峰同时立正行礼,并恭敬的问好。

    高桥圃树立在门口,镜片后面的一双眼睛微微眯缝着,打量了柳辰半天,脸上一丝若有的若无笑意在快速的放大着。

    直到柳辰弯着的腰有些发酸了,才哈哈笑着说:“回到奉天这么久,怎么今天才想起我这个老师???”

    “对不起,给老师添麻烦啦!”柳辰腰弯的幅度更大了一些。

    高桥在柳辰面前踱了两步:“臭小子,从年前我见到柳条湖黄家的卷宗开始,就一直关注着你的后续。

    没想到……你居然交了一份这样的答卷?!?br />
    高桥圃树的话是笑着说的,但语意却是明显的批评和失望。

    “对不起,让老师您失望了!”柳辰似乎很羞愧,腰弯的更深,头始终不敢抬起来。

    “说说吧~”高桥圃树很随意的拍了下柳辰的肩膀。

    瞅着桌上空着放装饭菜的盘碗说:“我很好奇,一场精彩的大戏,为何结尾却如此的潦草!”

    柳辰悄悄抬了下头,注意到高桥圃树的视线后,眼睛在桌上扫了一下。

    发现问题后赶忙拿起汤碗,一仰脖就喝了个干净。然后,麻利的将盘碗筷子摆放整齐。

    临了,又顺手把碗边儿沾着的一粒米饭捻起,送进嘴里。

    高桥圃树对柳辰的表现勉强还算满意,踱着步子向桌侧的椅子走去。

    柳辰快步赶了过去,犹如西餐厅服务生一般,提起椅子拉开空档。

    柳辰的动作让高九峰有些发愣。

    他接受不了刚刚还嚣张的不要不要的家伙,这会儿居然像个狗腿子似得,干起来他们这帮直系,或者半直系手下都做不出的事情。

    而且满脸的心安理得,好像本该就是如此似得。

    高桥圃树也是同样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柳辰的服务,脸上没有一丝不习惯的成份。

    柳辰等高桥站好后,把椅子向前送到合适位置,再轻轻的放下。

    高桥随即坐下,整个过程中两人配合的行云流水,毫无间隙。

    两人在讲武堂时,曾经这般配合了两年多,当然默契十足。

    这个行为本不属于讲武堂的规矩,只是德国教官入职后,要求学员这么伺候着。

    而柳辰是第一个,让高桥圃树也享受到这种待遇的学员。

    其实柳辰当年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看这个叫高桥的家伙面善,应该是个好相予的。

    所以想混好了关系,多学点儿本事。

    可没过多久,柳辰就知道,他对高桥的判断简直错得离谱的。

    好在,最初的目的达到了。

    高桥圃树在这个瞬间,终于找回了在讲武堂做外聘教官的感觉。

    非常满意的点了下头,示意对面的椅子:“过去坐吧?!?br />
    事情很多时候就是这样,虽然两年多里,几乎所有学员都这养伺候过高桥圃树。但在他的印象里,却始终只有柳辰一个。

    这就是做“第一人”的好处。

    “老师坐,我站着就好?!绷矫挥写用?,板正的站在高桥圃树的身边。

    但不再弯腰,只是微微的把头低下了一些。

    “知道吗?我进门前,原本是想抽你两鞭子的!”高桥圃树似乎忘了刚才的话题,一副要拉家常的架势。

    “嘿~老师,三年不见,您发福啦!”柳辰表现出了和高桥圃树印象中相符的油滑。

    在不是原则性的小错面前,他总是用顾左右而言它的办法,来引偏责罚者的思路。

    高桥圃树轻易看破了柳辰小把戏,却没有点破。

    而是顺着他的话头说:“是啊,最近几年,确实在不知不觉当中,就放松了对自身的要求?!?br />
    柳辰说高桥圃树发福,并不是普通的寒暄。

    高桥圃树在课堂上曾经重点讲过,身为情报人员最重要的素质,就是要让自己随时能够融合于众生之中。

    任何明显的气质或者显著的特点,都是这行的大忌。

    即使因为任务,要扮演特定的高调人群和职业,但在任务结束或是期间有需要的时候,也要迅速褪去特点融入平淡。

    想要做到这一点,过高过矮过胖过瘦,都是极大的障碍。

    这些年高桥圃树胖了几圈,这么显著且无法隐藏的特点,想要融入整体偏瘦的满洲国国民当中,已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了。

    他一贯讨厌中国人之间虚伪的奉承,所以柳辰刚一见面,就点出了这一点。

    老实说,这让高桥非常的欣慰和顺耳。

    他荣任副厅长已经将近两年了,几乎每天都生活在虚伪的客套和刻意的奉承当中。

    像柳辰这样,刚一见面,就直言不讳的点出不足之处的情况,让他通体舒泰。

    脸上的笑容不由得转为真挚的同时,顺嘴开起了玩笑:“哎,今晚原本还想请你喝上一杯,现在看……嗯,我要节食啦?!?br />
    “没关系,老师您负责买单就好?!绷胶敛皇?,而且脸皮很厚。

    逗得高桥圃树一个没忍住,指着柳辰就大笑了起来。

    站在门口的高九峰,此时心中一片哀叹。他明白,自己想找回场子的愿望,恐怕非常渺茫了。

    眼前这俩人不单确实是师生关系,确切很明显,还是一对儿关系异常深厚的师生。

    高九峰怕自己的表情被屋里的二人看到,下意识的把脸转向窗户。

    却发现窗边的一角,能看到一线人影。

    通过袖边儿的衣料和颜色,可以判断出是那个满铁的小南建二。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居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外面,而且一点儿进屋的打算都没有。

    看架势,很有偷听的嫌疑。

    高九峰走神儿的功夫,屋里师徒俩的对话还在继续。

    “瘦了,人看着也更加精神了?!备咔牌允魇樟诵θ?,认真的打量了一下柳辰品评道。

    “老实说,这些年如果没有老师的教导,我很难坚持下来?!绷胶苤V氐耐溲欣?,一副谢师的模样。

    “男子汉,就是要在磨砺中才能成长起来?!备咔牌允鞣浅P牢?。

    示意对面的椅子:“坐下说吧?!?br />
    “是!”柳辰没有再推托,行礼后规矩的坐下。

    “当初为什么没有跟着东北军入关,而是选择留在冀东落草?”高桥圃树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很正式的发问。

    “信不过国党政府,事实上东北军的下场也印证了我的担心?!绷酵浅U降幕卮?。

    高桥圃树满意的点了下头,看着柳辰说:“说说吧,为什么针对黄家的行动,一直在稳妥、隐秘,且有序的推进着。

    而今天,你却坐在了这里。

    这与你的个性严重不符!

    还有,你与满铁的观月秀美,到底是什么情况?”

    面对着高桥圃树的发问,柳辰知道,真正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