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www.zmptv.com 阅读记录

第五十九章 九天玄女(十三)

作品:钦差大人驾到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阿尔萨兰

    晚上,增寿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

    一定是晚上喝茶喝多了,这茶叶也怪,喝着嘴里淡出鸟来,喝多了又折腾的睡不着。刚才还笑话罗黑子那傻子,装一下风雅都不肯,现在增寿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喝那茶,淡出鸟的茶也是茶啊。

    翻过来倒过去,最后增寿索性蹭地坐起来,披衣下了床。外面月亮很好,月光轻柔地倾泄在庭院里。他开门走了出去。

    自从上次说过,出门在外不必拘泥于王府的规矩,顺子听话的回自己房间睡了。此时院子里并没有人,连鸟儿也都睡去了,只有草丛里的虫儿不住鸣叫着。这院子建在高地上,是整个帅府最高的一处,顺着后面走上去,有一个建在山坡上的亭子,增寿实在无聊,在院子里绕了一圈便沿着小路上走去,坐在那亭子里往下看。整个帅府都在沉睡中,只有巡夜的士兵,挎着刀,排着队,在各个院墙外面行走着。他能看到士兵凉帽上的红缨子一闪。

    这里看着风平浪静井井有条,在那平静的下面却是暗潮奔涌,那舞女仙儿,只是来这宴饮上跳舞,为何会被人勒死进了荷塘?没人会和一个舞女过不去,自城破之时,这些岑家军的士兵们在城里有恃无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能为所欲为,没人会去奸杀一个舞女的。这舞女的死实在是蹊跷。转念一想,今天下午,鱼饵已经被抛下,就看那内奸自己会不会咬钩了,从柏师爷下午的形迹来看似乎已经和那边通气了,也许再过两天,初七就要出事了吧?

    这样想着,增寿握紧了拳头不要怪我拿你做诱饵,这都是你的命,只要扳倒了岑国璞,就算帮你唐家报仇了,我也算是不负你所托。

    这些年,增寿想要做点坏事的时候,总会用各种想法来安慰自己,时间久了便心安理得。这世间人人都是自私的,我增寿从小就被自私的人扔到不见人的去处,为了活下去,更好的活下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初七实在是太麻烦,留着她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扳倒岑国璞,唐县令全家的死不值得一提,毕竟大难当头,杀一个县令全家立威也算是可以原谅的事。

    这样想着,他站起身,背着手,看着天上那一轮明月,千百年来,唯有这月亮能看到黑暗中的种种阴谋诡计吧,高挂空中,什么都清楚都知道。

    他正要转身忽然发现看到下面一个院子里,一道银色在月光下一晃。

    他站的位置是帅府的最高点,夜晚虽然看不仔细这各个院子的人,但这白影太明显,他急忙揉揉眼睛,那白色迅速移动着很快就不见了。

    那是一个人,很有可能是带着银色头盔的人!因为这显眼的白色位置应该是人的头部,这种银色在月色下很是显眼。

    增寿忽然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勒死仙儿的那人就是戴着银白色头盔的男子,虽然没有看的很清楚,但那银白色在仙儿身后一闪,还是分外醒目的。

    直到住进帅府他才知道,帅府的士兵不出征打仗时候是不戴头盔的也不穿盔甲的,顶多穿个软甲,戴个护心镜,想想也是,那盔甲都是牛皮制成,铁线缀连,士兵头盔也都是白铜制的,一个个沉重异常,上阵打仗时候为了保命,不管多

    沉也就罢了,日常生活中是没人愿意戴的。因此岑九说那天来宴饮的将士,脑子进水的才会戴头盔呢。这院子里的巡逻士兵也没人愿意戴沉重的头盔,都是轻巧的打扮,戴着普通的凉帽,上面有红色的帽缨子,是以这个银白色的影子一闪动就很显眼。

    增寿屏住呼吸,踮着脚往下看,那影子一晃而过,再也看不到了。

    他暗地里数着院子,发现那位置应该是花园后院的一角,那人所站的位置是在花园角楼的二楼,因此自己才能看的如此清楚。

    那人站在高处,自己才能看到,那么他是否看到了自己?

    增寿心里一寒,不敢再停留,急忙大步往下走。

    ”爷,您怎么不睡觉出来了?”

    到了院子,顺子的声音响起,吓了增寿一跳。

    他竖起一根手指,做个噤声的手势,顺子缩缩脖子,指着房间,意思是让增寿回房去睡。

    增寿回到房间,透过窗户纸,看着顺子在院子里溜达一圈也回去了。

    他脱下外衣,将自己扔到暄软的床铺上,心里却依然是冰冷。

    这帅府的确有个戴银色头盔的人,就是这个人勒死了舞女仙儿。

    可这个人在哪?根据岑十三的说法,帅府内士兵都是秋冬戴风帽,春夏戴凉帽,并没有人会戴头盔。

    “这是不可能的,那头盔又沉又闷,没人会在日常戴着的,九哥说他手下将士才不会这般没脑子?!?br />
    可是现在,他真真切切看到那人头上是白色的,这院子里是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而且这人还能在晚上避过巡逻的士兵进入花园角楼!能做到这点,武功一定神出鬼没。下午自己还试探过罗凡,能不能在这院子里神出鬼没,罗凡咧嘴“我是会武功,可不是鼓上蚤的飞檐走壁,还神出鬼没,怎么可能,你这小脑袋瓜里到底都想的什么呢?”

    一个戴着头盔又会飞檐走壁的人……

    这么一想,增寿更睡不着了。

    他翻来覆去,又将枕巾盖在脸上,也不知过了多久,好像是沉沉睡去了,又好像听着外面有呼喊声。

    他睁开眼,确定自己是在不知何时睡着了,可现在却被吵醒了!院子里传来顺子的声音“爷,方才巡逻士兵说岑姑娘派人来问初七可曾回来?”

    增寿气恼地将枕头扔出去“人家刚睡着,能不能让我安心睡上一会儿?!薄笆桥诺拇??!彼匙釉诿趴诠蛳驴耐?。

    “等等,你说谁?初七?”

    增寿明白过来,猛地坐起来“初七不见了?大半夜的跑来找初七?”

    ”是,爷,那士兵是这般说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