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www.zmptv.com 阅读记录

第一百二章十八章:叶观,叶总领

作品:万维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皇尘

    东王的事,兄弟二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事情也分析的比较透彻了。距离东王被围困在内城,到现在已经十几日,若东王脱困,此刻肯定已回到了东王府境内。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怕是凶多吉少。

    叶观面容红润,眉头微蹙,心中只觉有一股闷气憋着,却怎么也发泄不出来。

    他看看皇元武,轻轻吐出一口浊气,问道:“你何时得到的老王爷的消息?”

    “两日前?!被试淝嵘氐溃骸案竿跎肀叩某夂蚱疵映?,带回父王的消息,说完,就气绝身亡了。这兄弟要害部位被弩箭射中,若不是斗气浑厚守住心脉,怕早就不行了?!?br />
    叶观略微思索了一下,又开口问道:“你的两个弟弟现在在何处?”

    “我让二弟前往帝都探查情况,三弟出去聚拢离散兵士,以十五日为期?!被试浠氐溃骸按丝?,他们二人应在行事了?!?br />
    “嗯……”叶观沉吟了一下,坐回椅子上,道:“此刻重中之重,不是满腔热血的去给老王爷报仇,而是聚拢有生力量,回防边境?!彼底?,叶观目光卓卓,看向皇元武,道:“后面,你可有什么计划?”

    皇元武眉头微蹙,轻声道:“之前与飞地首领已有了口头约定,他们愿意归降,我想在父王被困的消息传到飞地之前,先将此事落听,有了飞地做根据地,对付起三王之乱和杨勤,也就有了底气?!?br />
    叶观轻轻点头,略微思索,道:“这个方法倒是可行,你心中可有派驻的人选了吗?”

    “这个……”皇元武面露难色,踌躇了一下,道:“本来想拜托知魔前辈前去的,但现在知魔前辈下落不明,所以……”

    “我知道了?!币豆畚叛?,点了点头,道:“除了知魔,可能也只有我合适?!?br />
    皇元武见叶观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来意,面色不由有些尴尬,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只是,叶前辈你的身体……”

    “不碍事?!币豆郯诹税谑?,站起身,道:“老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不用担心我。我去可以,但,我要问你要一个人?!?br />
    皇元武见状,也赶忙起身,看着叶观的表情,有些严肃,道:“叶前辈请说,您需要何人辅佐?!?br />
    “柳元,柳不休?!币豆矍嵘?。

    “柳大哥?!被试涮苏飧雒?,眉头微蹙,觉得有些难办。

    柳元其人,忠诚倒是没的说,只要是自己下令,他肯定听从。只不过这人对父王的感情极深,再加之性格直爽冲动,若他听闻了父王被困之事,肯定第一时间闹着要去救人。

    “你只需给我一封手令,剩下的事,我去办?!币豆奂试涿媛赌焉?,开口道:“我此次去,必带柳元,其他人,都不行?!?br />
    皇元武闻言立刻点头,道:“如此,这件事就拜托叶前辈了,若不是逢此大难,元武也不会来打扰叶前辈清净的?!?br />
    “别多说了?!币豆郯诹税谑?,道:“给你们二人准备了厢房,明日一早,我便启程去平金城,通知柳元。你二人可直达东宣城,与余半甲商讨后面示意?!?br />
    “叶前辈?!被试淇诘溃骸霸渲幌氲椒傻乜勺龃蟊居?,但这二十城之地,一旦开战,便是前线,此地没有防御工事,若真的开战,这二十城,又怎么办?”

    “帝国之根本在于百姓,百姓之根本在于安稳,安稳之根本在于无乱?!币豆塾挠牡溃骸叭裟懿徽?,自然最好,一旦开战,生灵涂炭,老王爷几十年努力,怕也要付诸东流了?!?br />
    “杨澜隐忍已久,此刻忽然发难,意图直指我祈天江山。新一代三王兴兵造反,为的也是祈天大统,我们想不战……怕是难上加难了?!被试渥匀恢酪豆鄣囊馑?,但不战而屈人之兵,谈何容易。

    叶观冲皇元武露出一个微笑,轻声道:“你大可不必操心,有我在,不会让你陷入尴尬境地的。二十城是东王府的根本,定不能丢,若想保住二十城,战线需向前推进一百里,此事繁琐,待我带上柳元,去到东宣城,再与你明说吧。现在,你二人先去休息,元武,你回去先把手令写好,盖好印信,我一会去取?!?br />
    言罢,叶观冲皇元武两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皇元武明显还想说什么,但叶观已经这么说了,不得不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回头看一眼皇宇辰,两人向叶观行礼,从正门出去了。

    出了正厅,两人被一名仆人引着,走到不远处的偏院,进了一处房屋。

    仆人行礼,躬身退下?;试渥诘首由?,长叹一口气。

    皇宇辰此刻坐在皇元武对面,看大哥的样子,又想想之前叶观的样子,不由开口问道:“大哥,这叶总领,听到父王被困的消息,怎么没点反应呢?”

    “你还要什么反应?”皇元武眼睛一瞪,道:“叶前辈能有如此反应,已是极限了。他当年为救父王,受了致命的伤,虽然静养了多年,但伤势依旧未愈,若不是此次家国动乱,你以为我会来找叶前辈?”

    皇宇辰被大哥几句话怼的不知道再说什么,露出一个尴尬的笑,不再说话了。

    “哎……”皇元武又叹了口气,轻声道:“叶前辈本就是一个文武全才,我没与他说什么关键消息,他单凭自己推理,便将所有事情知道的七七八八了。你当他心中不明白?他只是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不直接表露出来罢了,当务之急不是怒火中烧暴跳如雷,而是想好应对之策。叶前辈接下了去飞地谈归降的事,算是给大哥帮了天大的忙了?!?br />
    皇宇辰轻轻点头,这事情他当然看的明白,只是对叶观这个人,他却看不透。

    这人给他一种能洞察一切的感觉,尤其是最一开始,瞪向自己的一眼,他分明感觉到叶观的眼睛好似射出精芒,让自己不敢直视。

    “叶前辈去往飞地,能有几成把握?”皇宇辰轻声问道:“如果不成,后面我们又该如何?”

    “前辈既然说了,自然有把握办成,不管他用什么方法,肯定会让飞抵首领归降祈天的?!被试渲迕蓟氐溃骸奥榉车木褪?,祈天战乱的消息早晚会传到飞地去,若他们得知了这个消息,是不是会临阵倒戈,这个谁也不能保证?!?br />
    皇宇辰闻言,陷入了沉思。

    事情远比他想的要复杂的多,这不光是为父王报仇的事,而关乎到一个拥有广袤领土帝国的政权。光凭东王府治下二十城,几百万人口,几个苍老的将领和不知道还剩多少的生力军,去抗衡实力同样不输东王府的其他三王部队,本就捉襟见肘。再加上一个杨澜……

    叶观前往飞地,若能一举拿下还好,但若飞地之人提前知道了祈天战乱的事,临阵倒戈,冲击边境,让东王府腹背受敌,到那时……

    如此想来

    ,叶观前辈此次出使,重中之重,却又险象环生。

    “好了,你也不要愁眉不展的?!被试浼视畛较萑肓顺了?,开口劝道:“此次来武兴城,该说的事已经都说了,剩下的事情叶前辈会有安排的,也不用你我操心,还是早些休息,明日去往东宣城,见余大哥。待四城主集结,在做打算?!?br />
    皇宇辰闻言,轻轻点了点头。

    皇元武出了这偏房,进入另一间房屋,休息去了?;视畛脚滔プ谀敬采?,想着眼前之事,慢慢入定。

    正厅。

    皇元武二人出了正厅之后,叶观忽然脸色惨白,赶忙几个健步,窜入后面,打开木门,外面便是花园。

    叶观“哇”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立刻面如金纸。

    “呼……呼……”叶观扶着廊前的立柱,大口喘气,过了一阵,才略微恢复。

    正厅后院,空无一人,平常,叶观不让任何人到这后院来,此刻也没有任何人发现叶观口吐鲜血。

    恢复了一阵,叶观的气息平稳了许多,抬眼看看被自己鲜血染红的花草,微微皱眉,伸出手掌,只见其上淡青色斗气环绕而出,轻轻向前一挥,斗气透体而出,划过面前的花草。

    诡异的一幕发生,花草上的血迹,竟快速失去水分,慢慢干枯,但却并未伤及花草本身。

    血迹中的水分快速蒸发,只瞬间,便剩下干枯的暗红。叶观伸手,轻轻将上面已干枯的血迹拍打下去,花草如初,看不出一点血迹来了。

    轻轻叹了口气,叶观顺着走廊,踱步向后走去,不远处,便是他的卧房。

    这房屋并不很大,外面看的雕梁画栋,应是修建城主府的时候,故意修葺的。叶观推门进入房内,房内的陈设十分简单,只有一张木床,一张木桌,几把椅子。

    一个陈年的柜子放在角落,上面红色的漆已快快掉落,看着有些腐朽。

    回身关上房门,叶观闭上双眼,长长出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将柜子挪开,柜子下面,是两块青砖。

    淡青色斗气轻轻滑动,裹挟两块青砖,略微松动。

    叶观利用斗气,将两块青砖挪开,这斗气应用,如臂指使,青砖被斗气包裹,缓缓抬起,轻轻放在一旁。

    青砖之下,露出下面的小片黄土,看不出任何异样来。

    叶观站在缝隙之前,单手抬起,悬空放在黄土之上。斗气飞转,淡青色的气息环绕他的全身,从他渗出的手,好似水滴一般,点点落下。

    青色斗气如同水滴,滴落到黄土之上,忽然,一声清脆的“当啷”声,一柄长剑破土而出,直接钻入叶观手中,淡青色气息立刻暴涨,青芒冲天,四周气息忽然紊乱,屋内,好似刮起了飓风,吹动屋内不多的家具,东倒西歪。

    片刻,青色的狂风消失,叶观手中,多出一把三尺长剑,新发于硎,寒芒逼人。

    “唰!”又一声轻响,叶观另一只手伸出,在这缝隙内,又窜出长剑剑鞘,窜入叶观手中。

    “初夏……”叶观看着手中长剑,眼眸深邃迷人,略带温和,轻声道:“这,是最后一次了?!?br />
    说完,叶观提剑入鞘,宝剑一声脆响,应声而入。

    叶观提剑,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变得像一把无坚不摧的长剑,目光好似剑芒。

    提着长剑,推开房门?;饕宦魄宸?,瞬间,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