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www.zmptv.com 阅读记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身陷重围

作品:神州儿女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习右

    萧雁群扶起乔卓云,并对他们说起墙壁刻字一事,乔越山道:“我们并没有刻字啊?!?br />
    余生道:“正是这样我们才觉得奇怪,试想一下,会是谁知道你们的下落,还指引我们呢?”方悔道:“难不成还有高人在?”

    姬若离道:“我倒是担心另一种情况,如果那是无法帮故意留下的,引你们到此,想把我们全数歼灭呢?!?br />
    袁溪道:“就算是这样,可他们已经全军覆没了,计划失败了?!奔衾氲溃骸拔液鋈挥幸恢植幌甑脑じ??!?br />
    萧雁群道:“怎么了?”

    姬若离道:“我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br />
    “你们走不掉了!”声音忽然自山林间响起,刹那间,无法帮众已把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为首十一人,马凡松,阴阳书生,乔越海,另外八人则是无法帮“八大金刚”,这八人在帮中地位与“九流”持平,实力如何却无从知晓,八人的命是姬无天所给,因此他们对姬无天忠心耿耿,而他们八人的姓名也是姬无天所赐。

    他们的原名叫什么已没人知道,江湖上只知道他们是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姬无天为了方便记忆,分别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赐名。

    众人大惊,余生道:“看来墙壁上的字是他们刻的了?!鼻亲吭婆溃骸扒窃胶?,你竟还有脸回来?”

    乔越海笑道:“大侄子,二叔回来看看你们爷俩啊?!甭矸菜傻溃骸澳忝翘硬坏舻?,不要做无益的抵抗,自废武功,我们可留你们一命?!?br />
    阴阳书生低声道:“老马,大姐怎么在这?!甭矸菜傻溃骸拔夷闹??!卑舜蠼鸶彰婷嫦嚓?,赵一道:“那等会儿动起手来怎么办?”

    阴阳书生道:“放心,她不会武功,不会主动参战,等下咱们不要伤她就是了?!?br />
    马凡松负手上前两步,高声道:“你们当真不降?”

    程东骂道:“放你娘的屁,河东十虎,几时向他人低头过?”程羽道:“如果对方是大英雄大豪杰,那我们低一低头也无所谓?!?br />
    阚子文道:“可我们眼前的,是大英雄大豪杰吗?”胡汉昌冷笑道:“连狗屎都不如?!?br />
    阴阳书生面挂诡笑,八大金刚个个横眉怒目,马凡松看向梅傲雪,叹道:“雪……”梅傲雪道:“你已经不是我师父了,不许这么叫我!”

    马凡松道:“可惜啊,可惜河东十虎只来了五个,不然这一次就把你们一打尽?!?br />
    姚阳宝剑出鞘,森然道:“那就看看是你的硬,还是我的???!”马凡松伸出握着鞭子的右手,只听冷落禅喊道:“心身后!”众人回头,山洞顶上跳下来十多人,抡刀便砍。

    另一边马凡松鞭声响处,无法帮开始全力进攻。乔越山道:“我儿不必管我,去杀了乔越海!”乔卓云提刀而去,四女将姬若离乔越山围在中间,以转轮之势向一旁冲杀。

    八大金刚率先出手,被五虎,方悔余生杨胜祖拦下,八对八斗在一处,阴阳书生一柄剑寒光闪闪袭向冷落禅,马凡松猿臂轻舒,鞭子在空中转了个圈,罩在战天阙袁溪头上。

    萧雁群拳脚齐出,对付其余帮众,与姬若离梅傲雪等人双双呼应,这样一来,便分成了六个战局。

    无法帮众仗着人数将他们分开,让他们无法合兵一处,逐个击破,萧雁群看出了这点,便高声道:“三妹四妹,你们护着乔前辈往……”话未说完,对方一棍抡来,萧雁群托地跳开,踩住棍子,右肘将那人撞退。

    他还要发声,对方又有双刀一剑杀来,其实刚刚他的话根本没有传到姬若离等人的耳朵里,就被杀声淹没。

    乔卓云恨极了乔越海,本欲出其不意,使出毕生力气劈下一刀,乔越海何等奸猾,他早已料到乔卓云会找上他,因此有了防范,乔卓云一刀劈在草地上,由于用力太大,刀尖竟深入底地面数寸,拔不出来。

    乔越海奸笑一声,兜胸一脚,乔卓云紧握着刀柄,刚好借着一脚之力拔出刀来,但他整个人也倒退了十多步,跌坐下去。乔越海道:“今天二叔便看看,你老子都教了你哪些东西!”

    乔卓云虎吼一声,单刀横挥出去,乔越海向后仰下,双腿夹住对方脚踝,向旁边一缠,乔卓云登时摔在地下,沾了一脸的泥,不过他的刀仍未撒手,倒地后立马将刀交由左手,对着对方腿斫下。

    乔越海忽然松腿,又夹住了他手腕,喝道:“撒手!”乔卓云吃痛,刀终于拿捏不住,被对方踢向一边。乔越海笑道:“大侄子,你的手没劲啊,连刀都拿不稳!”

    乔卓云跃起身来,腰如蛇形前进三步,使一招“二郎担山”,乔越海冷笑出拳:“咱爷俩来斗斗拳脚!”

    袁溪想抓住鞭子,马凡松劲力一转,鞭梢如蛇牙般袭向他眼睛,战天阙翻身起脚踢开鞭子,却不料那鞭子却紧紧缠在他脚腕上,战天阙猛地跺脚,便似生根一般,马凡松用力拉扯,竟纹丝不动,袁溪趁机扑上,马凡松略一冷笑,收回鞭子倒卷向袁溪。

    袁溪五指如风,抓住鞭子,疾道:“快!”战天阙自他头顶掠过,试想马凡松外号“七绝神鞭”,岂能轻易让对手抓住鞭子?他借着袁溪之力,亦挺身跃起,不过不同的是他跃向战天阙一侧,当他和战天阙将要在空中擦肩时,右手的鞭子忽然勒住战天阙脖子,袁溪大惊,待要撒手已然不及,战天阙刚好撞上了他。

    马凡松身法如电,绕到二人身后,鞭子紧紧缠住战天阙脖子,把二人勒在一起。

    袁溪立马撒手,但鞭子已把他们绕了一圈,战天阙双手抓住鞭子,额头已经被勒得青筋暴起,袁溪奋起神威,铁臂功的威力发挥出来,双臂硬生生将马凡松的鞭圈给撑开,战天阙一旦喘气,不及多想,立马按住袁溪肩膀斜飞出去,半空中连踢三脚,虽被一一挡下,但马凡松终究松开了鞭子。

    战天阙一旦反制,便不留余地,双腿连环出击,激起一阵旋风,袁溪随后奔来,一连十记直拳,直进直退,快如闪电。二人一左一右,一前一后,一拳一脚,均以极快打法进攻,迫得马凡松无法出鞭。

    不过马凡松能够位列无法帮“三教九流”之一,武功自然非同寻常,即便他无暇施展鞭法,仅凭拳脚,竟将二人暴风骤雨般的攻势一一挡下。

    阴阳书生自从上次在无法帮和冷落禅交手负伤后,一直耿耿于怀,虽然他也伤了对方,但他自认身为无法帮高手,却被一个无名卒所伤,实在有失体面,于是更加苦练剑法。

    冷落禅知道此人剑法不仅诡异,且阴狠毒辣比起他这个杀手,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有过一次短暂交手,但他并不敢轻敌,也使出浑身解数。

    阴阳书生夺过一根齐眉棍扔向对方,冷落禅本想夺棍反击,阴阳书生运剑如风,将木棍斩成数截,飞射冷落禅。

    冷落禅疾退,却撞上一名无法帮徒,他顺手捏住那人脖子,横在身前,将断裂的棍子全部挡下。

    阴阳书生一剑贯穿那人胸膛,剑锋直抵他腹,冷落禅吸气松手,右膝撞飞那人,阴阳书生侧身闪过,左手拔剑,转了一圈,剑锋刺向他大腿。冷落禅五指如钩,捏住剑身,另一只手戳向他手臂“曲池”穴。

    要知道冷落禅可以仅凭拇指,食指,中指就能将一个人喉咙捏断,如今他五指捏住剑身,这把剑就像被巨石压住,阴阳书生一抽不动,见他手指点来,竟然弃剑,手掌击中剑柄,剑身弯曲,砸向冷落禅。

    冷落禅刚刚松手,阴阳书生抢剑斜劈,只听“嗤”的一声,冷落禅胸口衣衫破裂,露出一道血痕。

    阴阳书生看了看剑刃上的血,苍白的脸上浮出鬼魅的笑,竟伸出舌头舔了舔血液,道:“怎么,你就这点本事了?”冷落禅双手缓缓摸向腰间,眼神忽然变冷,那是他在杀人时才会有的眼神。

    阴阳书生感到一丝寒意,却又更兴奋,怪笑声中长剑递出,冷落禅拔出两把短刀迎了过去,“叮?!笔?,双方刀剑相交,迸出点点火花。二人以快打快,转眼已交手二十招,冷落禅手臂被割伤,阴阳书生后脊也多了道血痕。

    另一边八大金刚也正全力施为,五虎使出毕生所学迎战,杨胜祖芦叶枪舞如怒龙,气势非凡,他的对手是赵一,使雁翎刀,轻灵迅捷,杨胜祖一招“夜叉探?!北凰侗车纯?,直取中门。

    杨胜祖立马一招“青龙献爪”破开来势,跟着又是一招“叶底摘桃”奇袭出去,二人交手可谓针尖对麦芒。

    雁翎刀胜在轻便,因此使此刀的,刀法也以迅疾为主,赵一显然是在刀上下过功夫的,其变招之快,令杨胜祖暗暗惊讶。不过杨胜祖执此枪多年,昔年从军平方腊,他更是凭此枪让敌人闻风丧胆。

    何况芦叶枪乃枪中名器,锋利之极,即便身着铁甲,此枪也可穿破。

    因此二人交手不多时,赵一的衣服已有多处破裂,他能感到枪尖刺破衣服时,皮肤传来的彻骨寒意,若非他闪躲及时,早被扎成了刺猬。

    余生擅长摔跤相扑之术,也常练习燕青十八翻,因此身轻灵活,多次将钱二摔在地下,那钱二空有一身本领,无奈在地面无法施展,余生也正是看出了这点,便不让他起身,另一边方悔与孙三也斗得难分难解。

    混战中,姬若离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往东边山坡突围,能走一个算一个!”四女护着她和乔越山往东边去,无法帮岂会让她们得逞,散开诸人,一阵暗器飞射过来。

    梅傲雪长鞭连卷,宋妙真双刀舞成一个圈,暗器纷纷被打落,对方一阵暗器发完,跟着又是一阵,起初只是银针,这次却是又粗又长的钢针,到第三次,则是漫天的铁蒺藜。

    梅傲雪左臂被暗器刺中,万幸的是暗器无毒,她们两次突围,两次被暗器逼退,宋妙真岳琳琅亦中了暗器,乔越山眼明手快,替姬若离接下三根钢针,道:“老夫虽不能和人动手,但替姬姑娘挡一挡暗器还是可以的?!?br />
    众人第三次突围,这一次迎来的却是一阵箭雨,萧雁群道:“往山洞里退!”众人闻言渐渐聚在一起,合力冲破无法帮包围,退入山洞。

    马凡松浑身已经湿透,拿鞭子的手竟有些发抖,阴阳书生捂着受伤的腹,恶狠狠瞪着山洞,八大金刚个个气喘吁吁,站在一旁一语不发。

    乔越海道:“怎么办,他们又进山洞了?!?br />
    阴阳书生道:“你急什么,这山洞别无出路,还怕他们跑了不成?”

    乔越海道:“可他们死守洞口,不出来,我们也进不去啊?!?br />
    马凡松道:“他们已经苦战两日,在这里又遭我们两次围攻,体力早就所剩无几了,就算我们进不去,不出两天,他们必无还手之力?!?br />
    乔越海道:“依我看,咱们索性一鼓作气攻进去算了!”

    阴阳书生冷笑道:“好啊,那你去吧?!?br />
    乔越海语塞,喃喃地道:“我不是为了快点完成副帮主的任务吗?!?br />
    马凡松看了看自己这边的人,死的死,伤的伤,道:“反正他们也跑不掉,咱们把守住这里,待体力稍复,再攻不迟?!?br />
    阴阳书生立马附和,八大金刚也无异议,其实刚刚的一番鏖战,无法帮许多人都已快到了极限。尤其是马凡松,他力战袁溪战天阙二人,若非他们退守山洞,他真不知还能坚持多久。

    七星盟这边情况更糟,袁溪战天阙体力消耗巨大,五虎仍是骂骂咧咧,愤愤不平,但却都老老实实在一边调息。萧雁群与无法帮徒群战,身中三处刀伤,姬若离正给他止血包扎。

    乔卓云被乔越海打得鼻青脸肿,鼻血还没有干。

    姬若离看看他们,几乎全部负伤,到现在滴水未进,寸米未食,若无法帮再次发动攻击,凭什么抵挡?

    乔越山道:“姬姑娘,不是老夫泄气,你虽足智多谋,到了此时,恐怕也束手无策了吧?!?br />
    姬若离默默无言,替萧雁群包裹着伤口,萧雁群看着她略显憔悴的面容,道:“你不必自责,你已经做得很好了?!?br />
    乔卓云懊恼道:“怪我,怪我当初为什么不好好练武,没能亲手杀了乔越海那混蛋!”当此之时,乔越山也不忍再责怪他,只说道:“就算你杀了他又能怎样,我们还不是被困在这里?!?br />
    余生道:“大哥,你想想办法,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做?!毕粞闳撼烈鞑淮?,姚阳道:“萧公子,眼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突围出去搬救兵?!?br />
    萧雁群道:“可是,向何处求援呢?”

    程东道:“要不我去?!?br />
    萧雁群道:“不行,你们另外五个兄弟离这里太远,远水救不了近火?!?br />
    梅傲雪道:“张扬在舒州,倒是离这不远……只是我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br />
    萧雁群道:“我记得你和我说过这事,可他是一个人,就算找到了他也无济于事?!?br />
    冷落禅道:“不如试一试吧,总好过在这里等死?!?br />
    萧雁群看向姬若离,后者无奈地道:“也好?!毕粞闳旱溃骸澳呛?,现在已经入夜,我们便趁着夜色掩护三妹,不过三妹一人前往太危险,三弟你与她同去?!?br />
    姬若离道:“无法帮或许能料到我们趁夜殊死一搏,这场掩护绝非易事,我建议我们全部出动,这样胜率大一些?!?br />
    乔越山沉声道:“也就是说,这一次我们是豁出去了?”程羽道:“豁出去又怎样,河东十虎从不怕死!”

    乔越山道:“儿啊,取我刀来?!奔衾氲溃骸安豢?,乔前辈有伤在身?!鼻窃缴降溃骸胺凑甲詈笠徊?,伤不伤算什么?!鼻亲吭坪岬莨Φ?,萧雁群道:“兄弟们,胜败在此一举?!?br />
    众人豪气高涨,发一声喊,纷纷冲出山洞,其实马凡松与阴阳书生已料到他们会趁夜突击,早就布置了弓箭手。

    战天阙梅傲雪在众人拥护下,蹑手蹑脚往外走,四周一片漆黑,极其安静,众人走了片刻,萧雁群觉出不对,冷落禅也道:“怎么会这么安静?”萧雁群道:“我们中埋伏了?!?br />
    战天阙道:“埋伏就埋伏,将计就计冲出去!”

    “嗖”的一声,黑夜中突然射来一支利箭,冷落禅伸手抓住,跟着又是“嗖嗖嗖”数声,几点寒芒疾射而来,众人纷纷闪避,这时响声不绝,自众人前方射来无数利箭,密如雨点,如此一阵接一阵,黑夜中但闻一声闷哼,萧雁群知有人中箭,立刻带领众人再一次退回山洞。

    这时才发现,冷落禅怀中抱着身中三箭的冰儿,众人大惊,乔越山道:“冰儿姑娘……”

    冰儿心脏处被一箭贯穿,当场气绝,冷落禅面如死灰,抱着她坐在地下,直直地看着,似乎连呼吸也没有了。

    众人目眦尽裂,五虎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袁溪一拳打在石壁上,转过身去,萧雁群怔怔地看着,他心中狂喊:“无法帮,无法帮,我萧雁群今生若不平了无法帮,誓不为人!”